“让中国汽车核心技术产业不再受制于人”——访2016年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获得者徐向阳

发布时间:2017-03-06

让中国汽车核心技术产业不再受制于人”

——访2016年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获得者、交通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徐向阳

记者 万丽娜


徐向阳在颁奖大会现场

2017年1月9日,国家科技奖颁奖典礼在人民大会堂举行。北航交通科学与工程学院徐向阳教授作为第一完成人完成的项目“前置前驱8挡自动变速器(8AT)研发及产业化”,获2016年度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。

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个获此殊荣的汽车零部件项目,填补了国内空白,成功打破了国外技术封锁和市场垄断,使我国拥有了世界领先的汽车自动变速器的生产技术。

寒来暑往,十载春秋。

从开始碰这个汽车研发领域最难的“硬骨头”,到产品投入使用,再到今天捧回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,徐向阳走了整整十年。十年来,他借力产学研用深度融合和高效务实国际合作,打破科技成果转化“最后一公里”,与山东盛瑞传动有限公司和江铃汽车集团长期开展三方深入合作,研制出世界首款前置前驱8挡自动变速器并成功产业化。该技术打破了国外的技术封锁,迫使国外自动变速器单台降价3000元以上,成为中国汽车行业自主创新的一面新旗帜。

从实验室走进工厂,从工厂走向市场,10万辆装有徐向阳教授科研团队研发的8AT变速器的汽车正稳稳行驶在中国的大街小巷,也讲述着一个以满腔赤诚报国情怀和一颗执着科研之心“把论文写在祖国大地上”的传奇故事……

顶翻石头的那颗嫩芽

徐向阳从小就喜欢汽车,儿时记忆最深的,便是看那一辆辆解放军拉练的汽车从村前公路上缓缓开过。

1983年,刚刚读完高二的徐向阳,在当时政策允许的情况下报名高考,一考即中,专业就是车辆工程。从此,徐向阳便与汽车结下不解之缘,那也是他在汽车领域科研道路的最初起点。

故事慢慢开始,梦想正在启程。

接下来的20年间,徐向阳攻读本科、硕士、博士学位,执教三尺讲台,赴德国作访问学者……他在汽车领域的科研越走越远,并逐渐对汽车自动变速器产生了兴趣。

自动变速器是汽车的核心技术之一,如果说发动机是汽车的“心脏”,那么变速器就是汽车的“大脑”,是汽车行业公认的技术含量最高、研发投入最大、产业化最难、单件利润率最高的零部件之一。

       中国虽然是世界汽车第一产销大国,但国内自主的自动变速器技术、标准、产品均处于空白,全部依赖进口,不仅没有能力开发出优秀的变速器,甚至连购买也常常受到“歧视”与限制。

面对当时本土自动变速器长期受国外技术控制和市场垄断、而国内自动变速器自主研发基础极其薄弱的情况,徐向阳认真分析国际技术发展趋势,把目光投向了8AT自动变速器的研发。

“让中国汽车核心技术产业不再受制于人”,这是徐向阳最初的想法。

顶翻石头的那颗嫩芽,正在悄悄生长。

“产学研用深度合作的典范”

前期的准备是复杂而艰辛的,设计、计算、分析、仿真,徐向阳带着3个人的科研团队,完成了实验室阶段的科研准备。

重要的一步即将到来,他需要寻求国内汽车制造企业合作,正式进入研发阶段。

整整半年,徐向阳几乎跑遍了国内大大小小的汽车企业,对方都很佩服徐向阳的决心和勇气,但这个项目技术难度很高,资金投入很大,巨大风险下,没有企业敢跟徐向阳合作。“他们都说,这确实是个好东西,不过中国人没干过,前面困难重重”,徐向阳回忆到。

百转千回,柳暗花明。

那是2007年4月的一个晚上,徐向阳对那晚的情形记忆犹新。徐向阳、山东汽车企业盛瑞传动有限公司董事长刘祥伍、德国自动变速箱领域专家Peter Tenberge,三人享用了一顿火锅作为晚饭后,回到徐向阳的办公室,三人对着一张简单的原理图纸,整整聊了三个小时。

出于对自动变速器领域共同的科研热情,三人一拍即合;怀揣对国产自动变速器摆脱国际垄断的热切愿望,徐向阳和刘祥伍的手,紧紧握到了一起。


徐向阳、山东汽车企业盛瑞传动有限公司董事长刘祥伍、德国自动变速箱领域专家Peter Tenberge

签约仪式上,刘祥伍举着香槟说:“ 8AT只能成功不能失败,我的办公楼在17层,如果失败了,我从上面跳下去。”徐向阳说:“刘总,如果8AT真的失败了,我就陪你一起跳下去。”

当被问到8AT研发过程中遇到的困难,徐向阳形容到:“就是要在几十亿个方案中,找出对的那个。”

“4自由度行星结构”“行星齿轮+定轴齿轮双轴复合传动”“扭矩干预”“换挡时序”“电控系统软件Module-Flex S”……虽然记者完全听不懂徐教授口中的这些专业术语,但从他骄傲、欣慰和激动的表情中,能够感受到他带领团队攻克一个又一个科研难题的艰难不易、辛酸苦辣。

那几年,徐向阳是“满天飞”的状态。每年三分之一时间在北京、三分之一在山东、另外三分之一在国外与技术伙伴交流。工作上既承担着科研项目,又要给研究生上课,还担任着交通学院副院长的职务。

2010年3月,由于长期高强度、高负荷、高精神压力和体力消耗,徐向阳和盛瑞传动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周立亭(项目第二完成人),在同一天,因为突发急性心脏病住院了。

当时正是8AT第一台样机技术验证的关键时期,两人在医院仅仅躺了6天,便带病飞往英国进行样机测试工作。由于身体尚未恢复,两人每走一步都非常困难和缓慢,但仍然在英国坚持一周,直到样机试验验证成功完成。

“半条命换的”,徐向阳的爱人、同在北航工作的许金霞老师心疼地说。


2016年,第10万台8AT自动变速器成功下线

接下来是一个又一个的突破与进步,成功一步步近了……

2010年,完成首台8AT样机试制;

2011年,建成柔性手工装配线,并实现批量生产,科研团队获科技部“十一五”执行国家科技计划优秀团队奖;

2012年,搭载8AT的陆风X5汽车上市销售,同年,获山东省技术发明二等奖;

2013年,10万台8AT自动生产线形成产业化批量生产;

2015年,项目获中国汽车工业科学技术进步一等奖;

2016年,中国自主品牌前置前驱8挡自动变速器第10万台下线;

2017年初,项目获2016年“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”。

在国家科技奖展示板上这样写着:“该项目引领了国际AT自动变速器技术发展方向,打破了国外技术封锁和市场垄断,引领了汽车行业自主创新和技术进步。”

科学技术部部长万钢在2016中国汽车论坛上,对8AT项目这样评价:“8AT的成功是汽车工业近年来数一数二的大事,它产学研用深度融合的创新模式值得全行业的总结和推广。”


自动生产线上的8AT自动变速器

“徐老师就像一棵大树”

人才培养,在徐向阳心中比什么都重要。

他始终把科研攻关和人才培养紧紧结合起来,项目拿了一个又一个大奖,徐向阳团队更是走出了一个又一个自动变速器领域的优秀工程师。“跟着徐老师做这个项目,团队里的每个成员都得到很大成长,”徐向阳团队刘艳芳老师说。

研发团队充分发挥在人才培养中的独特优势,采用国际化产学研深度融合的方式,培养自动变速器核心技术人才。徐向阳团队这些年培养的博士研究生,课程结束后,就全身心参与到8AT研发的项目中,博士毕业后全部留在企业,并成为了研发的核心技术骨干。目前,盛瑞传动工程研究院院长、副院长和主要部门的部长,都是北航毕业的博士。  


徐向阳与团队师生共享成功的喜悦

“言传身教,徐老师就像一棵大树,我们是小树苗,他也在生长,我们也在茁壮成长,我们这片森林,越来越茂盛”,徐向阳的博士研究生韩笑这样评价他。

学生眼中的徐向阳“豪爽、大气,严格起来很严格,幽默起来又特别逗”,对学生非常有耐心,大家都非常喜欢他。实验室电脑的密码一度被同学们设为“徐老师真帅”的全拼,“后来大家都知道了,我们就改了”,韩笑笑着说。

教以情,育以心。有些爱未曾挂在嘴上,却已春风桃李,下自成蹊。

科学家也可以很浪漫。

徐向阳不管多忙,在自己爱人生日的那天一定要千方百计赶回家陪她过。在徐向阳爱人许老师的记忆中,2011年的那个生日,晚上9点多,徐老师下了飞机,跑去买了一束玫瑰花,回来送给她……他们优秀的儿子,从北航高等理工学院毕业后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硕士深造,现在已经毕业,从事着自己热爱的事业。

科研上他捧回个国家一等奖,生活里也可以扎起围裙为爱的人下厨房,既能铁肩担道义,亦有稳稳的幸福,美丽人生,概莫如此。


幸福的一家三口

“努力工作,享受生活”,这是徐向阳的微信签名。

他热爱旅游,喜欢全世界走走,“可以接触不同的文化,开拓视野,也是创新思考的最佳时间”,徐向阳这样说。

【后记】对徐向阳教授的采访即将结束,记者问他未来的科研计划,徐向阳看了看办公室窗外灰蒙蒙的雾霾天,若有所思地说:“研究全新的车辆传动方面的技术,围绕汽车电动化,为新能源汽车推广做些事儿吧。”

从“让中国汽车核心技术产业不再受制于人”到“为新能源汽车推广做些事儿”,对于徐向阳8AT自动变速器研发成功,很多人评价“不仅开发了一流的产品,更是创造了产学研用深度融合的创新模式”,而在这种合作模式的背后,不仅是创造经济利益、推动经济发展的愿望,更有科学家和企业家们“肩负国家使命、服务国家战略”的责任与担当。




 

打印
分享